禁止转载,季更选手,慎重关注,腐兼乙女,欢迎勾搭,

砚玺

© 砚玺 | Powered by LOFTER

【叶问舟辰时】记忆窃贼

关键词:庆历善治方、蛊毒书

ooc预警

 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你知道自己是那个卑劣的偷窃者。

       你知道你享受的是另一个姑娘所独享的温柔。

       你知道给予你无尽温柔的男人其实爱的是另一个姑娘。

       你一直知道自己偷走了那个姑娘的一切,但是你无可救药地爱上了那个男人,贪恋于他的深情与宠溺,所以你不想放手,死死地抓住赃物不肯归还,试图制造新的回忆洗刷掉他和她的记忆。

       在这场意外的时空旅行,你孑然一身。

 

       赖药儿支开叶问舟问你一体二主的事情,你很震惊,中医居然能看出来左右手脉象不同属一个人,但也无法否认。原来灵魂是真的可以改变肉体的,赖药儿看得出来,那么,作为医药大师的那人,是不是,也知道你鸠占鹊巢?

       凭着和原主几乎一模一样的性情和爱好,你每天与叶问舟的相处也足以以假乱真,但是同为原主的青梅竹马的无情似乎发现了一些端倪。那么,是不是与你朝夕相处的那人,也知道你是冒名顶替?

       他那么好,你却没有资格去拥有,侵占别人身体的孤魂野鬼,怎配去爱他,与他相守?你可以心安理得地去和方应看在神通侯府斗嘴,和燕无归去栖鹿林与别的生灵嬉戏,和顾惜朝一同在龙井村烹茶作画,但是就是做不到和叶问舟在杭州西湖泛舟采莲。在他温柔的目光下,你总是内心发虚,每当他喊你一声师妹,你就会想起你身体中不知道是否还存在的另一个灵魂。他第一次下山,拉着他的手不让他走,他给了一串葡萄止住哭泣的,是她不是你;每天晚上登上云起台和他看星星睡着被背回卧室的,是她不是你……总之,和他青梅竹马的拥有一切美好回忆的,是她不是你。每当他问起:“师妹,你还记不记得……”的时候,你总是只能尴尬地摇摇头,然后看着他失落地苦笑:“没事,我会一一讲给你听。”或者你绞尽脑汁回忆起一些儿时曾做过的梦的碎片,他便已经很高兴,看着你的眸子愈加温柔,闪烁着喜悦的光,看得你更惭愧了。光是一些残梦便让他如此开心,如果是她回来了,他岂不是更高兴?而你,在醒来的时候的防备姿态,让他露出的受伤的眼神,仍清晰地映在脑海中。

       于是你不敢再面对叶问舟,一直躲着他,和方应看一起去了谪仙岛查验送来神侯府的玉符的线索,和燕无归一同去大漠中寻找线索。只是偶尔回三清山看望师父时,顺带给叶问舟和叶雪青捎上一些礼物,然后在叶问舟那落寞的欲言又止的眼神中匆匆逃回神侯府,不肯多待几天。其实你也很喜欢三清山的钟灵毓秀,但是那人就在三清山上,走在这山里,你看每一花一木,一山一水,都觉得充满他和她的回忆,处处都是他们两人的气息。“我不该留在这里,不如归去。”你喃喃道,默默地离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能毫无隔阂地与方应看等人相交,是因为他们只认识现在的“你”而不认识以前的“她”。一则不易穿帮,二则是私心想与“她”撇清关系,在这大宋留下属于自己的记忆。抽刀断水水更流,你发现越是躲着叶问舟,心里就越是想他。自从神侯府出发去谪仙岛,到大漠深处,你的脑海中总是浮现出他的身影,午夜梦回,夜夜思君不见君。入我相思门,知我相思苦,醒来总是怅惘,叹了口气,你发现自己原来已经离不开他了,以后的江湖之路还是和他一同走罢,与他创造新的美好记忆,让他眼中也有你的身影罢。

       起身提笔绘了一幅雪景图,中间只有一个撑着伞的背影,题字“琴诗酒伴皆抛我,雪月花时最忆君”,送到三清山那人的手上。第二天便见到了策马赶来的叶问舟,他似是很高兴,收拾收拾你们便前往了杭州。看见他的时候这些天来心中的燥火似被清泉浇灭,心中不再有烦躁的感觉,相思之苦诚不欺我。路上他给你买了葡萄,你拈了一颗喂他吃下,他红着脸启唇把葡萄含进嘴里咀嚼咽下,说自己的思念就像葡萄,而葡萄藤就在你手里。你心中酸涩,他思念的,是她罢。离了他受相思苦,与他同受嫉妒苦。

       查案的空余,作为制药大师的叶问舟比对着你游历得来的《庆历善治方》与蛊毒书试图配出能解你蛊毒的药。越是服用你越是能感受到体内不属于你的一股力量的躁动。那是她吧,感受到了师兄的召唤想要挣扎着醒来吧。有那么一瞬间你想要放弃,觉得在这三个灵魂的感情当中,自己不过是一直在唱独角戏,放弃了这个身体说不定自己还能回到现代。但下一瞬你却突然坚定了下来,努力地压制住了那股力量。自私也好,任性也罢,你绝不要再放开他。

       你体内的蛊虫发作越来越频繁,听说毁诺城中的唐晚词姑娘医术了得,叶问舟便带着你去求医。半路上你蛊毒发作昏迷,叶问舟抱着你擅闯毁诺城,全然不顾毁诺城众人的围攻,连一刀一剑都不躲,又接受唐晚词的考验赴寒汤蹈烈火,二话不说跳了化骨水。接着又是前往焚天岭、瑶玉峰采药,在瑶玉峰冻昏过去被你找到时他还紧紧地抱着放着凝雪蚕的盒子。你放出响箭,咬咬牙脱下了衣衫裹住他,用全身最大的力气紧紧抱住他。你们俩被救回城中,醒来时知道了他寒毒未愈又为你以身试毒,你终于知道了恋爱的感觉,可惜他是为了她而做的。于是在玉蝶说出他赠梳的含义时,尽管你很想对他说出那三个字,但心中的酸楚让你低下了头,把梳子还给他。你不能答应。他求亲的对象是她,不是你。尽管你和她再相似,终究不是她,他所深爱的那个她。看到他再次露出受伤的眼神,你低着头不敢看他。你心中自嘲地想,你看,你带给他的只有失望,只有她才能带给他快乐。唐晚词来了,打破了尴尬的气氛,说你的蛊毒暂时被压制住了,但仍然会复发,你们又踏上了查案之路。

       之后便一直是叶问舟在照顾你的身体。查案辛劳,再加上你内心思虑过重,内忧外患之下蛊毒又一次爆发,你直接昏迷了整整十天。正好赖药儿传来了信说在药王谷找到了古方,但可一试,叶问舟又带着你上了药王谷。尝试了古方,赖药儿把了脉表示你的蛊毒基本已经拔除,但仍需要在药王谷调养一段时间拔除余毒。昏迷中,你体内的那股力量又躁动起来,你无力抵抗,意识即将被蚕食殆尽之时,那股力量突然消失了。你隐隐听到外界有人说蛊毒已消失,有心探究,但眼皮沉重,精神疲乏,昏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你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,梦里有一个面容模糊的小女孩和一个小男孩被放火灭门,这两个孩子被接到了三清山上日渐长大,以及小时候的叶问舟和叶雪青,然后孩童渐渐长大,少年芝兰玉树,少女亭亭玉立,与年岁增长的是他们之间的情谊。郎骑竹马来,绕床弄青梅。你看着少年少女看星星被责罚,你看着他们偷酒喝……这便是他们的故事吗?果然很美好啊。你这样想着。然后一直梦到了少女偷听到师父与别人聊天:“当年本来以为我那三弟子中了那样厉害的蛊毒活不下来的,后事都准备好了,没想到呼吸没了的人还能再活过来,只是脉象相当奇怪,左右手截然不同。”

       嗯?原主当年上山的时候死过?这身体并没有第三个灵魂,所以说我原来是当年就穿越过来了吗?原来那些美好的回忆就是叶问舟和我的?我一直嫉妒的那个人是我自己?你心里哭笑不得,无奈身心俱疲,眼皮睁不开,只得继续昏睡。

       解除了蛊毒,了却了心头大事,你自是日渐康复,不久便悠悠转醒。睁眼便是叶问舟关切的脸,你发现眼前的翩翩少年郎虽然依然衣着整齐,头发一丝不苟地在脑后束成马尾,但眼下的一片青黑却出卖了他的状态。他已经多日没有好好休息了,你心疼地想道。

       “师兄,毁诺城你说的话还算数吗?”他反应过来时,大喜过望,掏出了那把梳子。你却下床给他递了个镜子。“师兄要这样与我成亲吗?不如先洗洗睡了。”他看到镜中自己狼狈的模样,脸红了红:“师妹大病初愈,好好休息。”你笑着看着他夺门而出,你的身体的确也还虚弱,便躺下继续睡觉。

       再醒来已是第二天早上。你洗漱完毕,推门便看见药王谷灼灼紫花,却不及花下拿着木梳的那人:“师妹,你愿意吗?”

       你满脸笑意,不住点头。

 

 

 

*我保证了是he就一定会he。

*第一次写这种类型,也不知道好不好吃,希望有人能反馈一下。
欢迎加入向夕问舟子,群聊号码:874977538

评论(10)
热度(3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