禁止转载,季更选手,慎重关注,腐兼乙女,欢迎勾搭,

砚玺

© 砚玺 | Powered by LOFTER

【叶问舟×你】吹花嚼蕊弄冰弦

150fo感谢,在评论区随便抓了一个小可爱 @山月 点梗,感谢小可爱提供的梗

花吐症梗

OOC预警

是糖不是刀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 叶问舟捂着口,指缝溢出方才咳出的赤红液体,其中有细碎的金黄花瓣。身为制药大师,他伸手给自己把脉,竟也看不出是什么病疾。他拿了帕子拭去血迹,苦笑。没想到尚未找到解开师妹身上蛊毒的方子,自己身上又得了这样的顽疾,看情况自己大概阳寿不知还有多久,也不知道能不能在离去之前解开师妹的蛊毒让她一生安康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  师妹被师父带回自在门时,身上混合着泥土和血污,脏兮兮的,甚至看不出性别。师父说她全家被灭,他和雪青心生怜惜,一直多多地疼着她。而相近的身世更是让他和师妹产生了共鸣,总是让他忍不住更偏疼她一些,雪青偶尔也说过他偏心,但她自己也打心里疼小师妹,嘟嘟囔囔又去做了一碟桃花酥,托着头看着师妹吃得满头满脸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他知道师妹身上被种下了索命毒蛊之后发奋学习采药制药,勤于练武,只求能护师妹一生周全,治好她身上的蛊,看她百岁无忧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终是不能让她为自己披上大红嫁衣了么?是他太贪心了么?人啊,果然是不能太贪,心不诚,愿望许多了,就不会实现了。他叹了口气,若是师妹身上的蛊毒终不得解,他折寿可以相抵师妹的元寿,那么他已心满意足,别无所求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什么时候开始对她产生私心呢?他也不是特别记得了。也许是和雪青一同洗去她身上的脏污时,对她露出的真容的惊鸿一瞥?也许是第一次下山,她死死抱住自己不让走的哭脸?也许是第一次下山完成任务,回到三清山时,她破涕为笑的花猫脸?

          他眼前像走马灯一样浮现出了无数美好回忆。许许多多的心动,足以让那个他为之动心的人成为一生所爱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真正意识到自己不想只当她的师兄,是在她第一次下山完成任务。目送着小船载着师妹远去,他终于明白了当初他出任务的时候师妹等待他的心情,是如此难熬。那天夜里,他梦见了师妹在他身下婉转承欢,娇泣连连。次日早上,他看着濡湿的亵裤和褥子红了脸,悄悄抱去浆洗,偷偷摸摸地晾晒,唯恐被他人发现。没想到第二日第三日皆是如此,师妹啊你快回来吧,他捂着红透了的脸想着。天天这样折腾,他已经快要没有多余的亵裤和床褥了,特别是某天去河边浆洗时竟然遇到了师父,面对师父的意味深长的眼神他简直想落荒而逃,但还是硬着头皮洗完了弄脏的衣物。为了有足够的衣物换洗,他只得又去置办了几身新衣。直到在三清山前的桃花树下,他遥遥地望到了那一叶小舟载着朝着这边张牙舞爪的那人到来,听到了那一句欢快的“师兄,我回来了!”,他才感觉心里空了的一块被填满了,当天晚上也再没做前几夜那般缱绻的梦,而是变成了大红花帐和龙凤烛,旁边他正挑开师妹的盖头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那时他便觉得,他不想仅仅作为她的师兄,最后看着她嫁与他人。他想要像梦中一般,与她共度一生,与她生下几个孩儿,一起教他们丹青、练武,看着他们长大,慢慢老去。生同衾,死同穴。他想要她的余生有他相伴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想到此处,叶问舟露出了一个温柔的微笑,很快却又开始了剧烈的咳嗽。又有桂花花瓣伴随着血液被咳出,他对折了帕子,再次擦去痕迹,却看到他刚刚想着的那人突然出现在面前不远处,他胡乱地又抹了几下嘴,慌忙把帕子拿在手中藏在身后,不想被你发现。“师兄刚刚背着我吃了什么好吃的?”你强行把他的手掰到身前,“不用藏了,我可是全都看见了,你刚刚一直在抹嘴。”又蛮力掰开他的手指,却只看见了他手中洁白的帕子,有着触目惊心的鲜红血点和几瓣被鲜血染红的桂花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啊,师兄这是得了花吐症啊。你怔怔地看着那方帕子,刚刚的笑意完全消失。你想起了毁诺城时的那把木梳,总觉得不甘心。你知道师兄喜欢的是你,或者说原来的那个“你”。你知道自己心悦于叶问舟,但鸠占鹊巢的你面对他的求亲却不敢答应,尽管心中呐喊了无数次“我愿意”。你终于知道了什么叫做爱你在心口难开。那次拒绝伤了他,也伤了自己。从来你都固执地认为叶问舟深情地看着你其实是在看着另一个姑娘。

          我不是他倾心的原主,就算我吻了他也没用吧,你自嘲地想着。失神的你却忘记了自己刚刚展开帕子时碰触到了那些桂花花瓣,喉头一痒,在叶问舟惊恐的眼神下,也咳出了染血的细长的绿色叶片。啊,被传染了,是柠檬草啊,可真适合我。罢了,师兄,在死之前再让我任性一下吧。你苦笑似的勾了勾嘴角,双手捧住了叶问舟的后脑勺,额头相对,鼻尖相抵,看着他说:“师兄,此顽疾为花吐症,无药可医,唯有心中暗慕之人的一吻可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师兄,我倾慕于你,你……”话音未落便被衔住了双唇,细细地吮吸。也是,你师兄何时不答应你的要求?吻毕,你们二人竟是同时俯身咳出了完整的花朵。你震惊地看着叶问舟,这是不是表示……师兄他,喜欢的人,是我?思及此,你简直想仰天大笑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叶问舟有些懵地看着你的表情从哀伤到自嘲到欣喜不断切换,看到你的脸上重新出现了愉悦,过了一会儿你们两人也再没有人咳出花瓣,他也跟着你一起笑了。然后他又掏出了那把木梳,尚未启唇便被你一把抢过,宝贝一样地放到怀里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他伸手搂过了你:“急什么,只要你接受,它总会是你的,谁也抢不走。”

 

 

 

 

不会起标题系列,标题来自群里的小可爱

求评论让我觉得自己不在单机quq

柠檬草花语来源于网络:爱你在心口难开

选桂花纯粹是因为吐荷花的话,师兄很有可能会被噎死

评论(10)
热度(51)